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生肖表 > 反病毒咨询 >

这家医院一年接上万“恐艾”咨询 热线呈三大特点

归档日期:04-13       文本归类:反病毒咨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昨天是世界艾滋病日。一年前,北京“红丝带之家”开通了一个面向全国的守护健康援助热线名工作人员先后接听了一万多个来电,有询问艾滋病用药问题的,有确诊后不知所措的,也有恐艾人群一遍又一遍的来电……中午往往是来电的密集期,为此,工作人员们很少吃上一顿完整的午饭,常常一个电线多分钟。而这些也换来了来电者的信任,不少电话从“我替朋友问一下”开始,以“那个朋友就是我”结束。

  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北京“红丝带之家”开通了守护健康援助热线。现场,北京地坛医院艾滋病诊治专家赵红心接听、回答了首个热线名“红丝带之家”的工作人员承担起了这条热线的接听工作,为艾滋病感染者、医护人员提供艾滋病危险性行为评估咨询、职业暴露评估咨询、心理疏导、就诊咨询等服务,帮助公众了解艾滋病基本知识、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从一年来的接听情况看,午餐时分成为来电高峰、高危行为后“恐艾”咨询不断、最怕暴露隐私成为热线的三大特点。

  “我们不会对电话进行录音,更不会询问来电者的个人信息,只对他们的疑问进行解答”,王克荣说,保护隐私对于艾滋病防控工作者来说是一条基本原则。每周日到周五,早上8点到下午4点半,电话一响,“红丝带之家”的工作人员就会第一时间接起电话。电话量不固定,但平均下来每天的接听量在40个左右,最多有一天60多个。

  “午饭时候或者临近午饭的时候来电比较密集,”北京“红丝带之家”的志愿者旭东说,“经常我们这边刚坐下来准备吃饭,电话就响了。放下筷子接电话,一个接一个,再回去吃饭的时候饭就凉了”。对这样的情况,常年从事艾滋病志愿者工作的旭东也表示理解,“他们肯定也是选择比如旁边没啥人,方便的时候,上午下午都有工作或者学习安排,中午就成了来电高峰”。

  “我的衣服和家人的衣服一起洗,会传染给他们吗?”王克荣曾经接到过一名感染者小心翼翼的询问,“不会,放心。艾滋病的传播渠道只有三个,性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王克荣用平静温和的语气回答电话那头的咨询者。这样的疾病咨询组成了每天来电的主要内容。有的是感染者打来,有时候是感染者的家属打来。

  除了关于艾滋病相关问题的咨询,恐艾者的来电也让工作人员印象深刻。“老师老师,我有个问题咨询一下,占用你三分钟时间”,这句话开头的电话,“红丝带之家”的成员几乎都接到过。对方是一名恐艾者,一次高危性行为后,担心自己会感染上艾滋病。最初打来电话是询问如何检测,多次抗体检测都是阳性(没有感染HIV)后,并没有消除他的担忧。“会不会过几年才查出来感染啊?”“上次抽血,没有看到医生换针头,我会不会感染?”

  刚确诊的感染者往往比较谨慎,不愿承认“我感染了”。王克荣接听的电话里,就有过这样的故事。“您好,我替朋友咨询一下,感染了艾滋病的话,会有哪些表现呢?去哪里做检测?”耐心回答完一系列问题后,王克荣提醒他:“您最好让朋友给我们打一个,具体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直接跟他说”。这个时候,对方沉默了几秒钟,说“其实那个朋友就是我”。

  王克荣说,“我很理解他们的这种心情,一是怕暴露隐私,第一次打来的时候,往往比较谨慎。另外就是,病耻感让他们很难承认‘我是一名感染者’或者‘我可能感染了HIV’”。

  这是很多刚被确诊的感染者的共同顾虑。旭东告诉他:“不用担心,疾控中心有非常严格的工作规范,不会暴露你的个人信息,这么多感染者都在治疗,没有出现泄露个人隐私的。确诊报告一定要保存好,这是以后治疗的重要凭证……”挂电话前,小伙子说:“你什么时候在医院?到时候我去找你,你带我过去拿药可以吗?”文/本报记者张小妹

  王克荣:400热线开通后,接到了很多偏远地区的电话,这些地区在艾滋病知识普及、母婴阻断的推广仍然欠缺。也是基于这样的情况,今年“红丝带之家”开始到凉山等地区,培养当地的志愿者队伍,让基层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享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此外,年轻的来电者也比较多,还是要继续加大对青年、大学生群体的防艾宣传。

本文链接:http://oms15.com/fanbingduzixun/72.html